导航菜单

首页 >  文章 >  在研发核武器和反应堆的过程中发生的临界事故有多危险?

在研发核武器和反应堆的过程中发生的临界事故有多危险?

图片说明:在研发核武器和反应堆的过程中发生的临界事故有多危险?,。

自从1945年以来,至少发生过60起临界事故,导致了至少21起死亡,其中美国8人,前苏联10人,日本2人,阿根廷1人,南斯拉夫1人。其中9起事故的原因是操作失误,其他的属于实验反应堆事故。 在研发核武器和反应堆的过程中都发生过临界事故。1945年6月4日,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科学家约翰·比斯莱(John Bistline)正在进行实验,研究把一块亚临界质量的浓缩铀浸在水反射层中的结果。当水渗入装着铀的聚乙烯盒子时,实验意外达到了临界条件。三个人受到了低于致死剂量的辐射。核电站的核反应堆外观1945年8月21日,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科学家小哈里·K·达利安不小心把一块碳化钨掉到一个钚球上,碳化钨充当了中子反射层,使系统达到了临界条件。(这个钚球后来被称为“恶魔核心”(demon core)。)小哈里·K·达利安接受了致死剂量的辐射,这也是已知的第一起导致了死亡的临界事故。钚球被能反射中子的碳化钨包裹,这是哈里·达利安在1945年进行的实验的场景重现1946年5月21日,又一位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科学家路易斯·斯洛廷(Louis Slotin)意外地在一次相似的事故中受到了辐射,这次事故在当时被称为Paharito事故,肇事者正好是害死了达利安的那个钚球。斯洛廷用两个直径9英寸的空心半球形中子反射材料(铍)一上一下地把钚球包裹起来,并用一个螺丝刀使它们稍微分开,这能使系统保持在亚临界状态。当螺丝刀意外滑落的的时候,两个半球完全包裹了钚球,达到了临界状态。当斯洛廷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后,他果断地用手分开了两个半球,拯救了附近其余七个科学家的生命。斯洛廷九天后死于辐射。斯洛廷事故的重现斯洛廷事故的重现(上图)。在靠近手的地方有一个拇指洞的半球是铍做的,铍代替了“胖子”原子弹里填充的铀。下面一个较大的半球是铝做的。直径3.5英寸(89mm)的钚就是“恶魔核心”(和导致了达利安事故的是同一个),当时它在两个半球中间,在外面可能看不见,不过可以根据旁边两个小的半球来想象它的尺寸。1958年6月16日,第一起有记录的铀引发的临界事故发生在田纳西州的橡树岭,Y-12反应堆。在一次裂变溶液的例行检漏中,没有人发现收集的溶液达到了55加仑(约208升)。临界反应进行了大约20分钟,导致8个工人受到了大量辐射。没有人死亡,不过其中5人住院治疗了44天。所有8个工人最终都重返工作岗位。1958年10月15日,南斯拉夫Vina的Vinca核研究中心的RB重水堆发生了一起临界事故,导致1人死亡,5人受伤。幸存者在欧洲接受了历史上的首例骨髓移植。核反应堆内部景观1958年10月30日,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,负责提纯钚的化学操作员塞西尔·凯利(Cecile Kelly)打开了一个大型混合器的开关,在水缸里形成了漩涡。溶解在有机溶剂里的钚流进了漩涡中心。由于操作失误,混合物中含有3.27kg的钚,在200毫秒内达到了临界条件。最终人们估计,凯利接受了3900到4900 rad(合39到49戈瑞)的辐射。其他操作人员说他们看到了一道闪光,然后发现凯利在外面喊着“我要烧起来了!”。凯利于35小时之后逝世。1964年7月23日,美国罗德岛州查尔斯镇的木河结工厂(Wood River Junction)发生了一起临界事故。反应堆的设计能从燃料生产的废渣中回收铀,一个操作人员将三氯乙烷注入装着铀-235和碳酸钠的池子中,把里面的有机物提取出来。事故发生时他错误地加入了铀溶液,引发了临界事故。这个操作人员受到了10 000rad(即100戈瑞)的致死剂量辐射。90分钟后,当一个反应堆管理员回来关掉搅拌器的时候,临界事故再次发生,使他受到了辐射。还有一个高级管理员受到了最多100rad(1Gy)的辐射,没有产生症状。操作人员受到的辐射最多,他死于事故发生后49个小时。核反应堆中的重水1968年12月10日,俄罗斯中部一个叫Mayak的核燃料加工厂正在进行钚提纯实验。两个操作人员“未经许可,把不合适的管子当作储存钚的有机溶液的临时容器”。也就是说,他们把钚溶液装到了错误的容器里,关键的错误在于容器的形状。当大部分溶液被倒出之后,实验装置产生了一道闪光,并开始放热。“被吓坏了的实验员扔下瓶子,从房间里冲出来,跑下楼梯。”在疏散了现场后,倒班主管和辐射控制主管回到了这座楼。倒班主管把辐射控制主管骗进了发生事故的房间,并可能试着把溶液倒进下水道里,但这引发了大规模的核反应,使倒班主管受到了致死剂量的核辐射。1983年9月23日,位于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原子研究中心的RA-2实验堆的一个实验员受到了3700 rads(37Gy)的致死剂量辐射。他在反应堆里还有慢化水的情况下换了燃料棒。还有另外两个人受到了辐射伤害。复杂的核反应堆构造1999年9月30日,东海村JCO临界意外:位于日本茨城县,住友金属矿山的子公司JCO的一个铀再处理工厂里,工人把硝酸铀酰的混合溶液注入沉淀池,而这个沉淀池并不适合盛装这种类型的溶液,最终使放射性物质达到了临界质量,导致两名工人死于辐射伤害。反应炉中的装置根据不完整资料,费伦茨·达诺基-维瑞斯博士(Dr. Ferenc Dalnoki-Veress)猜测,2011年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中可能发生过短暂的临界事故。考虑到福岛1号反应堆可能发生的链式反应失控将受到的限制,国际原子能机构(IAEA)的一名发言人“估计反应堆不会爆炸”。到2011年3月23日,在损坏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反应堆周围13次观察到了中子流。虽然科学家不认为是临界事故释放了这些中子流,但中子流可能表示里面发生了核裂变。而且,在4月15日,东京电力公司报告,核燃料已经熔化,并进入了福岛第一核电站下面的接收容器的其中3个,包括3号反应堆。根据猜测,熔化的燃料并没有损坏这些容器,否则将导致强烈的辐射释放。可能这些燃料均匀地扩散到了1、2、3号反应堆的底部,使得裂变反应的重新发生和临界状态的重建变得不大可能。

 >  本文声明:

本文内容不代表韩国美女VIp短视频。_成人无码影片在线播放_日本巨乳无码--蜜桃圈APP视频立场,本站仅作整理、存档及学习之用,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。

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、学习、交流、转载,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。

文章名称:在研发核武器和反应堆的过程中发生的临界事故有多危险?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huanchez.com/article/19.html
有关热门【在研发核武器和反应堆的过程中发生的临界事故有多危险?】的标签